我们做青岛专业的心理咨询机构 欢迎光临青岛专业的心理咨询机构——八极青岛心理咨询
预约电话:13206450119
当前位置:首页 > 心理咨询案例 > 详细内容
身体问题可能源于潜意识
发布时间:2023/5/25  阅读次数:291  字体大小: 【】 【】【

  诺兰是一个15岁的男孩,在他来咨询的一年前,他曾有过自杀的念头,后来他患上了声带功能障碍。随后一年里,他饱受由此产生的日间呼吸问题的折磨。通过对诺兰潜意识的工作,他学会了如何以不同的方式看待导致他产生自杀念头的事件。


  他的呼吸在几天内恢复正常,但随后他出现了短期记忆丧失,这可能是他呼吸困难的替代症状。

  诺兰的潜意识解释说,当他回到学校时,他又开始产生自杀的想法,并想起了一个上吊自杀的同学。诺兰向他的父母透露,前一年他差点上吊自杀,而且他还看过网上一个关于上吊自杀的视频。

  在他下次来见我的时候,我向他保证,随着他更好地解决导致症状出现的心理压力源,他会感觉好起来的。从那以后,他的呼吸又恢复了正常,记忆力也恢复了。

视力模糊

  两天后,诺兰在半夜醒来。他的父母看到他正朝浴室走去。他告诉父母他的视线又暗又模糊。当他早上醒来时,他仍然看不清,不能做作业或阅读。他没有之前的呼吸问题或记忆丧失。

  在电话中,我向他的父母解释说,诺兰的视力困难可能是功能性神经障碍的结果,也就是所谓的转换障碍。在诺兰的病例中,这可能代表了另一种症状替代。诺兰告诉他的父母,他希望他的潜意识选择另一种症状而不是视力障碍。

  诺兰三天后回来见我时,他的潜意识解释说,它使诺兰的视力变得模糊,以至于他看不见电话线或通风口,这些东西会让他想起前一年的自杀念头。诺兰重申,他目前没有自杀的想法。

  在他通常的意识状态下,诺兰能够回忆起与他的自杀念头有关事件的更多细节。他回忆说,当时他的身体状况谁也无法解释,有人告诉他,他的呼吸问题与会厌炎有关,会厌炎是一种致命的疾病,他感到悲伤和绝望。

  诺兰告诉我,那个上吊的视频他看了好几遍,他学会了如何在脖子上打结。他用手机录了一段告别视频。有五次在晚上他把绞索套在他的脖子上,但一直听到一个声音告诉他不要这么做。他说,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感觉如此糟糕,以至于想要自杀。

  我们讨论过,诺兰的潜意识的一部分告诉他要活下去。我指出诺兰需要把关注点放在他没有尝试自杀的事实,而不是思考他是如何差点自杀的。他说他从未考虑过这种观点。他的潜意识告诉他,他的视力会在第二天变得清晰,然后它会决定诺兰是否需要进一步的保护。

耳聋

  诺兰和我见面一小时后视力恢复了。他告诉父母,他的潜意识告诉他们不要给他压力,因为这可能会导致他的视力问题复发。两天后,诺兰和他的父亲发生了争吵,因为那天晚上他想去朋友家,但他的父母希望他在病情稳定之前呆在家里。虽然他父亲尽可能地保持冷静,但争吵仍在继续,然后诺兰丧失了听力。

  母亲问诺兰怎样才能恢复听力,诺兰指着自己的左耳。他的母亲要求潜意识帮助诺兰解决耳聋问题。他父亲随后道歉并拥抱了诺兰。过了一会儿,诺兰的听力恢复了。他说,他的潜意识让他失聪了,这样他就不会因为压力太大而再次有自杀的念头。

麻痹

  第二天诺兰感觉很好,打篮球没有任何困难。然而,那天晚上他告诉父母,他又开始害怕通风口和电话线了。他去洗澡,然后在浴室里叫他的父母,因为他的胳膊无法动弹。他父亲帮他洗完澡给他穿好衣服。

  诺兰解释说,因为是周日晚上,他又一次担心第二天上学的事,想起了同学自杀。他说,他的潜意识不允许他使用手臂的原因是为了防止他试图上吊自杀。

  他父母提醒过他,他还在网络上课。诺兰的潜意识针对他父母来决定是失明、失聪、无法移动手臂,还是失忆。

  两天后,当我见到诺兰时,我建议诺兰的潜意识停止与他父母的互动,因为他们不是治疗师。我建议他可以给我发电子邮件,我来和他父母商量该怎么办。

状况良好

  两天后,诺兰的潜意识告诉他,要让他整晚都沉浸在自杀念头的记忆中。诺兰那天晚上睡得很不安稳,凌晨一点醒来,他走到他父亲跟前,直呼他的名字,告诉他早上他就会好起来的。

  第二天早上,诺兰感觉很好,可以毫无困难地触摸房间里的电话线和通风口。那天晚些时候他见到了我,他的潜意识告诉我诺兰已经痊愈了。它给诺兰的建议是,要享受生活,要活得充实。

  在接下来的一个半月里,只有一件事让诺兰短暂地失去了听力。诺兰正在打篮球,他无意中听到隔壁球场上比他大的孩子的对话。回到家后,他告诉父母他听不见了。在他们的要求下,他的潜意识解释说,他听到一个大孩子讽刺地说,“如果这分我不中,我就完了。我要自杀了。”诺兰听到了,然后潜意识关掉了他的听力。它向他父母保证再也不这样做了。

  在接下来半年的随访中,诺兰没有再出现问题。他很高兴能和朋友们重新联系,并重新开始钓鱼、冲浪和踢球。他告诉父母,他很高兴过着“普通男孩”的生活。

总结

  我们可以从诺兰这个异常复杂的案例中学到很多东西。

  诺兰对花生过敏时,出现荨麻疹和呼吸困难,他很害怕。由于在几周内没有好转,他感到痛苦和绝望,这导致了他的自杀想法。在开始接受治疗之前,他一直避免面对差点自杀的创伤,也回避自己可能再次有自杀倾向的恐惧。也许,把注意力放在声带功能障碍带来的身体不适上,让诺兰回避了处理自己的情绪。

  当患者出现功能性症状时,例如声带功能障碍,它可以代表一种形式的“用身体发声”。例如,一个声带有问题的病人可能会反映出一种情况,病人不想说什么,或者是一个涉及喉咙的创伤,就像诺兰的情况一样。

  与潜意识的互动使诺兰能够告诉我一些困扰他的事情,当时他无法有意识地思考那些给他带来创伤的事件。这是功能障碍患者的常见情况。我相信催眠是一种独特的工具来帮助这些患者处理他们的潜在问题。

  我对诺兰的潜意识使用了“剧场技术”,帮助他回忆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通过想象在屏幕上观看创伤事件,把创伤事件与患者分开,这种把创伤事件与患者隔离开来的技术,可以让患者更好地控制自己的记忆。相比之下,让患者想象自己处于创伤事件中会太有情绪张力。

  在与诺兰的潜意识互动的过程中,我强化了他的潜意识可以在意识之外安全地与我交流,这可能帮助他透露更多有助于他治疗的信息。

  与诺兰的潜意识沟通,他和家人哪些信息可以被披露,以及诺兰应该保持什么样的症状,这让诺兰和他的潜意识感觉自己更能控制自己的情况。因此,这些成为了他治愈的基础。

  重要的是要认识到,当患者从不同渠道获得医疗信息时,他们会受到深刻的影响。在诺兰的案例中,他报告说,当有人暗示他的呼吸问题可能与会厌炎有关时,他变得很沮丧,诺兰认为会厌炎可能是致命的。而且,诺兰一直牢记着父亲告诉他关于自杀和地狱的事情。因此,他关于自杀的想法很可能因为这些信息而恶化。

  当诺兰在半夜直呼父亲的名字时,我怀疑这代表了诺兰的潜意识和他父亲之间的交流。

  诺兰接受了几周的治疗,才能够向自己和家人完全透露发生了什么。处理复杂功能症状的治疗师应准备缓慢而谨慎地治疗患者,以便有时间整合创伤体验中分散的部分。通常情况下,让患者自行调整治疗节奏是有帮助的。

  事实证明,诺兰不仅担心他差点自杀的经历,而且非常担心他会再次有同样的感觉。只有在他学会如何充分处理和整合创伤事件后,他的功能性症状才最终缓解。

  诺兰的潜意识一直能够解释他各种症状的原因,这令人印象深刻,也很有启发性。虽然诺兰表示不喜欢他的许多功能性症状,但我认为,当他知道他的潜意识在保护他时,这对他来说是一种安慰。这可能给了他继续治疗的信心。

  我相信,许多患有功能性神经障碍的患者,会像诺兰一样,他们也可以通过接触自己的潜意识而获益良多。
八极青岛心理咨询
八极青岛心理咨询中心
地址:青岛市市北区辽阳西路227号
预约热线:13206450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