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做青岛专业的心理咨询机构 欢迎光临青岛专业的心理咨询机构——八极青岛心理咨询
预约电话:13206450119
当前位置:首页 > 心理咨询案例 > 详细内容
恐惧的剖析
发布时间:2018-8-20  阅读次数:174  字体大小: 【】 【】【

  布拉德是一位23岁的政治学专业学生,他父亲介绍他来治疗抑郁症。在我们的第一次面谈时,我问布拉德他有什么消遣,他说喜欢各种休闲运动 - 在哥伦比亚潜水,在普莱西德湖滑雪,以及在科罗拉多的急流中漂流。


  我说听起来不错,但他在校园里做什么。布拉德说他喜欢和朋友聚会喝酒。我问他在潜水、滑雪或漂流时是否喝酒。布拉德说不是,只有在经历了失望之后。

  我问他在潜水、滑雪和漂流时体验到什么。布拉德说这是激动人心的。还有一种征服的感觉。我问征服什么,布拉德犹豫着回答:“征服恐惧。”

  “你的意思是你必须一直征服同样的恐惧?”我问道。

  布拉德说是的,但体验持续的部分是他可以面对恐惧,即使恐惧总是回来。“你的意思是每次征服都会将恐惧推开,给你更多的喘息空间,但恐惧永远不会完全消失。”布拉德说:“你说的对。”

  我告诉布拉德他并不孤单,许多男人,特别是从事高风险职业的人,如警察、消防员和军人,常常被恐惧所占据,但决定战斗而不是逃跑。我曾经问过一位当警察的朋友,他从工作中得到了什么,他回答说:“你永远都不会知道踢开门,冲进房子里,然后大喊'举起手来'是什么感觉。”布拉德回答说是的,那肯定会得十分。

  我说,寻求刺激的人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他们在暴露于死亡情景下生存下来之后,获得高涨的爽的感觉。比如当自由落体的伞兵拉环时,在漫长的等待之后,降落伞突然弹开的那一刻。对于高速公路上驾车超速行驶的人来说,以每小时80英里的速度在车流中来回换道,当他在就要撞到另一辆车时突然转向避免了死亡的时刻。这种突然存活的瞬间高涨的不仅仅是一种无敌的感觉,还有一种不朽的感觉。

  布拉德的眼睛直视前方,他没有回应。然后我建议他可以继续追求高危险的方式,或者通过积极地追求政治科学事业,或者可能是政治分析家的事业,来更好地理解恐惧在政治中扮演的角色。

  从更广泛的角度来看,许多心理健康专业人士认为,非理性恐惧是过度焦虑、自我毁灭行为和抑郁情绪的根源。与此同时,他们认为这些非理性的恐惧可以被理性颠覆。然而,我认为,我们的情绪,例如恐惧、仇恨、爱情等,存在于一个单独的领域,并且不受理性的约束。

  简单来说,我们有两个独立运作的记忆系统和情感系统。陈述性记忆存储在海马中,情感记忆存在于杏仁核中。海马记忆可以通过意识和理性获得,而情感记忆,尤其是那些来自于幼儿期的记忆,则存在于杏仁核中,不被我们意识到。因此,通过基于理性的心理治疗策略来修改杏仁核中产生的早期创伤记忆是困难的,通常来说是不可能的。

  从这个观点来看,精神疾病可以被视为陈述性记忆和情感记忆之间的冲突。例如,男人可以宣称爱他们的父亲,但可能保留了童年早期未解决的恐惧和愤怒。为了保持某种程度的个体平衡,这种童年的恐惧经常被转移到高危险的行为或转向对外人的愤怒。当埋藏在内部时,这种冲突可能导致许多自我毁灭行为,包括自杀。

  比起尝试将理性注入情感领域或将情感领域置于理性审视之下,另一种方法是制定一个区分这两个领域的三部分治疗模型。理性领域可以细分为两个相互冲突的特征 - 自我决定和与强权他人观点保持一致。情感领域,因其对不受约束的表达的原始倾向,与拥有权力的人的正当永远不一致,但可以与合理的自我决定相兼容。

  这种模式的心理健康使情绪领域与我们自我决定的理性渴望相一致,从而最大限度地减少了遵守强权他人的意见的需要。在这种情况下,自由和恐惧,甚至死亡,都不能共存。
上一篇:治疗转折点的梦 下一篇:没有了!
八极青岛心理咨询
八极青岛心理咨询中心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49962号-2
地址:青岛市市北区辽阳西路227号
预约热线:13206450119     预约QQ:3527280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