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做青岛专业的心理咨询机构 欢迎光临青岛专业的心理咨询机构——八极青岛心理咨询
预约电话:13206450119
当前位置:首页 > 心理文章 > 心理咨询理论技术 > 详细内容
忒勒马科斯情结
发布时间:2020-5-16  阅读次数:195  字体大小: 【】 【】【

  弗洛伊德想用一个隐喻来描述孩子在成长过程中对父母态度的转变时,他选择了希腊神话中的俄狄浦斯。在著名的索福克勒斯的《俄狄浦斯王》(Oedipus Rex)中描写的俄狄浦斯是一个悲剧性的人物,他无意中杀死了自己的父亲,并娶了母亲。在弗洛伊德看来,所有的孩子都渴望自己的异性家长,并觉得自己与同性家长有竞争关系。


  也许,对现在的人来说,弗洛伊德思想中的其他元素都不象俄狄浦斯情结这样那么错误,那么异类,当我在讲授精神分析理论的时候,俄狄浦斯情结无疑是最令人难以置信的部分。弗洛伊德的批评者常常尖锐地问,俄狄浦斯情结是用来描述所有人类历史上都存在的事情,还是20世纪初父权社会的一个遗产?弗洛伊德显然认为是前者,但后者有助于我们更好地把握他所要表达的内容。那么,应该用什么来取代俄狄浦斯呢?在Massimo Recalcati最近的著作《忒勒马科斯情结》(The Telemachus Complex)中,他认为,忒勒马科斯情结更能恰如其分地抓住现代社会亲子关系的状态。

  在荷马的《奥德赛》中,忒勒马科斯是奥德修斯和佩内洛普的儿子,在他还是婴儿时父亲就离开了他的母亲,去参加特洛伊战争,从此只有他与母亲一起生活。Recalcati认为,忒勒马科斯这个形象抓住了现代人对父亲的渴望,但不是俄狄浦斯的父亲。“今天所渴求的父亲不再是对生死、善恶的意义有最终决定权的父亲,他只能是一个从根本上被人性化的、脆弱的、无力揭示生命意义但却能够通过自己的生命见证生命是可以有意义的父亲”(原文所强调的)。孩子们不再寻找过去的权威人物(如果他们曾经是这样的话),而是在寻找一个现代的不管生活的困境但却能证明生命是有意义的父亲。Recalcati主要关注的是父亲,无论是理论上还是实践上的原因,但我认为这适用于所有性别。

  Recalcati并不怀念父权时代,但他确实认为,父权的崩塌留下了一个权力真空,而这个真空仍未被填补,通常会导致强制性的没有限制地享乐,而矛盾的是,这个强制是可怕的。快乐是可取的,但当一个人被强制命令去享受时,快乐就会消逝。Recalcati在这里大力借鉴了拉康的父性理论。他把现代父亲看成是彼得潘的变体,拒绝成长,因而未能帮助孩子成长。

  孩子们不需要弗洛伊德想象中的那种严厉而威严的父亲形象,他们也不需要象朋友一样回应他们的父母。在这个艰难的时代,也许我们能为孩子们做的最好的事情,正是象Recalcati想象的那样,让孩子们知道,即使在匮乏和失落中,生活也是有意义和美好的。
八极青岛心理咨询
八极青岛心理咨询中心
地址:青岛市市北区辽阳西路227号
预约热线:13206450119     预约QQ:3527280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