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做青岛专业的心理咨询机构 欢迎光临青岛专业的心理咨询机构——八极青岛心理咨询
预约电话:13206450119
当前位置:首页 > 心理文章 > 心理咨询理论技术 > 详细内容
自责和内转的愤怒
发布时间:2024/4/21  阅读次数:75  字体大小: 【】 【】【

  有些人会因为童年经历的创伤、忽视或虐待而指责自己,这种自责现象被称为“自我反对”,这是一种深刻影响自尊和人际关系的心理防御机制。


自责和内转愤怒的根源

  在一个缺乏同理心的家庭中长大,会深刻地塑造孩子的情感防御机制,常常使他们陷入一种否认的状态,这种状态会一直持续到成年。作为一个孩子,他们可能直觉地感觉到他们的家庭生活有些不对劲。然而,完全面对父母的情感缺失和缺乏同理心可能会让人感到难以克服。对于一个手无寸铁、脆弱的孩子来说,意识到那些本应养育和保护他们的人给他们带来痛苦,这是一个残酷而令人不安的事实。

  在这样的环境中,孩子通常会接受照顾者告诉他们的故事——只要他们提供食物和住所等基本生活条件,他们就是好父母。这种理由可以作为一种应对机制,一种让事情看起来正常并避免面对情感虐待或忽视的现实的方法。它巧妙地告诉孩子,表达不满或渴望更亲密的情感是不必要的,甚至是一种负担。孩子从中得到的教训——情感需求既无效也不重要——给他留下了很长的阴影,影响了成年后的人际交往和自我形象。

自责和内转愤怒背后的机制

  对于一个完全依赖照顾者的孩子来说,无处求助的现实是极其令人畏惧的。在他们脆弱的状态下,在一个不可预测的、有时充满敌意的世界中无能为力的感觉不仅令人不安,而且令人恐惧。为了应对这种恐惧,孩子们经常使用自责或内转愤怒来生存。

  通过内化自己在某种程度上有错的信念——例如认为自己不够好,或者认为自己没有达到理想孩子的标准——受虐待的孩子在混乱的环境中创造了一种掌控的错觉。指向自己的愤怒表明,如果是他们出了问题,那么也许他们可以采取一些措施来“修复”问题。从本质上讲,如果他们能够改变或纠正自己的行为,他们可能会防止被照顾者进一步的忽视或虐待。

  指向自我的愤怒或自责,虽然从成人的角度来看似乎不合逻辑,但对孩子来说却是一种重要的应对机制,这提供了一种方法来合理化他们所面临的看似莫名其妙的不公正现象。

  这是因为,相信自己应该受到指责,比痛苦地接受照顾者(那些本应提供保护和爱的人)使他们失望更容易忍受。

  心理学家W.Ronald D.Fairbairn概括了这一点,他观察到“作为罪人生活在上帝创造的世界中,比作为罪人生活在魔鬼创造的世界中感觉要好一些。”通过这样的理由,孩子找到了一种方法来应对令人不安的环境,尽管要付出巨大的心理代价。

对自己愤怒的后果

  这些自责和内转愤怒的应对机制使受虐待的孩子能够维持拥有慈爱和支持性的父母的幻想。因此,这种防御机制使他们在成长过程中在某种程度上可以免受创伤的一些影响。

  然而,这种形式的防御有它的后果。通过内转对虐待行为的指责,孩子基本上将对照顾者合理的愤怒转移到了自己身上。这种误导表现为指向自我的攻击和深刻的羞耻感,扭曲了他们的情绪反应和自我认知。

  当自责的孩子长大成人后,他们会继续使用这种应对策略,即使它不再能保护他们。这些成年人倾向于在个人和工作关系中承担过多的责任并接受指责,即使这不是他们的错。这种习惯源于根深蒂固的信念,比如太容易受伤,太情绪化,或者根本不够好,这大大降低了他们的自尊。

  这种自我批评和低自尊的模式不仅影响他们的自我形象,还影响他们与他人的互动方式。由于经常承担所有责任,他们可能会无意中吸引或赋予施虐者权力,因为他们难以设定界限或维护自己。这不仅延续了他们的痛苦,也让建立健康、平衡的关系变得困难。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应对机制可能演变成更复杂的行为。对于一些人来说,它表现为一种“做事上瘾”——一种始终保持忙碌和高效的不懈动力。他们经常为“存在”而挣扎——感觉自己的价值本质上和他们的生产力或解决问题的能力相关。对于另一些人来说,它发展成为一种拯救者情结,他们觉得有必要拯救他人,以此来证明自己的价值。他们可能会发现自己不断地扮演修复者或治愈者的角色,不断地寻求修复情况或关系,以此复制他们童年时期的自责和绝望的策略,试图纠正“错误”。

  自责和指向自我的愤怒虽然最初是为了适应和生存,但可能会成为个人一生中根深蒂固的特征。

打破自责和自我攻击的循环

  摆脱根深蒂固的自责和过度负责的模式不仅仅需要认识到不健康的行为,还需要从根本上恢复自己的是非观并讲述自己的真实故事。

  对于许多人来说,这开始于艰难但必要的一步:承认他们所经历的创伤,而不是轻视或否认其影响。这种承认可能很困难,因为这意味着面对一个人过去痛苦的真相,包括意识到那些本应保护和照顾自己的人对自己造成了伤害。然而,正是通过面对这些真相,治愈才开始。

  掌握自己的真实叙事是非常强大的。多年来,曾受虐待的人可能会告诉自己一些故事,为他人的伤害行为辩护,并否认他们受伤的感受。重写这个叙事需要确认他们的体验和情感是有效的,并且他们不应该受到这样的对待。这意味着更信任自己的记忆和感受,而不是其他人可能试图强加的版本。这意味着要勇敢地抵制点煤气灯操纵、对家庭谎言说不。

  这个过程可能会让人情绪激动,感觉象是重新揭开旧伤口。然而,正是在这个脆弱的空间中,人们可以开始以新的清晰度看待自己的过去。它正在将内部对话从一种自责转变为一种自我理解和同情。这种转变并不意味着康复过程将是顺利或线性的,但它为建立更健康的自我形象和人际关系奠定了基础。

  最终,治愈自责和指向自我的愤怒的方法就是从创伤的扭曲中恢复一个人的生活叙事。这种自我的重新整合——认识到发生了什么,了解它如何塑造了自己的信念和行为,并决定如何继续前进——不仅仅是治愈,更是一种解放。
上一篇:家庭关系模式 下一篇:没有了!
八极青岛心理咨询
八极青岛心理咨询中心
地址:青岛市市北区辽阳西路227号
预约热线:13206450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