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做青岛专业的心理咨询机构 欢迎光临青岛专业的心理咨询机构——八极青岛心理咨询
预约电话:13206450119
当前位置:首页 > 心理文章 > 青少年心理咨询 > 详细内容
当母亲扮演受害者
发布时间:2021/7/31  阅读次数:1022  字体大小: 【】 【】【

  西莉亚52岁,她已经当奶奶了,她的母亲已经71岁,但是故事情节还是跟以前一样。正如西莉亚所说:“我母亲从未实现她的梦想就是因为我,她从未动摇过这一信念,从来没有。我做了什么?我出生的时候,她本该读完大学二年级,但她却退学了。而且再也没回去过。”


  要知道,西莉亚的母亲从来没有尝试努力回到大学,相反,她继续生了另外两个孩子,但她仍然坚信该责怪谁,西莉亚说:“你会想,这么多年过去了,她会看到这个想法在某种程度上有多荒谬,但她没有。在我小时候到刚成年时,我接受了她以不同于对我的兄弟姐妹的方式对待我,我知道那是因为我毁了她的生活。我内化了她说的关于我的一切,并相信了。我正在慢慢地恢复,现在虽然不常见她,但每当我见到她时,她还是会玩受害者的把戏。我想她喜欢从我父亲、我的兄弟姐妹和其他人那里得到同情——‘西莉亚太坏了,妈妈真可怜’。”

  从表面上看,对于一个成年的孩子来说,这种操纵似乎很容易推翻,但对于一个多年来一直被告知她是母亲痛苦的原因的人来说,绝对不是这样。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虽然所谓的罪魁祸首被边缘化了,但家庭的其他成员却因为这个事情而更紧密了。

扮演受害者:一种有毒的母性行为

  扮演受害者通常包括找孩子做替罪羊,但有时这主要是一种推卸责任的形式,是一种获得关注的方式。这就是约翰家的情况,她的母亲外表温顺,而她的攻击性则是完全隐蔽的。正如这位35岁的儿子所说:“大多数父母都喜欢夸耀自己的孩子,甚至夸大事实,让他们看起来比实际情况更好,而我妈妈的做法恰恰相反,在和亲戚朋友聊天时,她对我们所做的和取得的成就都非常低调,并认为不值一提。我一直不明白这一点,但后来我想,她更喜欢同情,而不是让别人羡慕或嫉妒。她的暗箱操作和隐蔽性使我父亲保护她,他经常把她看作是受欺负的受害者。”

  在这个家庭里,父亲成了所谓的受害者母亲的强制执行者。毫不奇怪,约翰努力取悦他的母亲,想做些弥补,但都无济于事。当母亲扮演受害者时,孩子往往被迫扮演拯救者的角色,不管他是否愿意。

  在丹尼尔的家里,他排行老二,他还有一个比他大三岁的哥哥和一个比他小六岁的妹妹。他现在45岁,是两个孩子的父亲。“我母亲最喜欢的角色是王子出现之前的灰姑娘。听她说,生活总是困扰着她,每个人都让她失望,而她尽了各种努力。这些人包括朋友、亲戚、陌生人、邻居、我的兄弟、我的父亲和我。‘不管我多么努力'这句话概括了我在家里度过的20年。是的,可怜的妈妈。”

  丹尼尔是被指定的“救星”,他必须在母亲失望之后安慰她,站在她的一边,“让她重新振作起来”:“在妈妈看来,我哥哥是麻烦制造者,所以我把她的不幸归咎于他,我甚至都不明白什么是替罪羊,从小到大我都要把责任推到他身上,我的父母也是这样。我的妹妹就被排除在外了,因为我哥哥比我妹妹大9岁,而且他在我妹妹9岁时就离开了家。直到我十八九岁的时候,我才意识到这一切是多么的糟糕,我意识到儿子通常没有责任照顾他们的母亲,或者有义务要安抚她们,‘解决’事情。”

  “我父亲和我最终都成了她的镇静剂,但与此同时,没人理会我的担忧或问题,我觉得我不值得关注。幸运的是,我大学一年级时的指导老师非常敏锐地意识到,虽然我正常运转,但也有难以置信的混乱,除了做个孝顺的儿子,我不知道该干什么……当治疗师问我想要什么时,我简直张口结舌。我从来没想过。我只是按照别人告诉我的去做,让事情保持平稳,确保我不会让妈妈失望。”

母亲扮演受害者的长期影响

1. 无法识别健康的界限
  母亲通过扮演受害者,让孩子对母亲的生活和行为负责,母亲把这两种身份混在一起。给孩子分配一个拯救者的角色,或者鼓励他承担这个角色,也会使父母和孩子之间应该存在的健康界限变得模糊。这个问题可能会一直持续到成年。

2. 将母亲的责备内化为自我批评
  这是一个关于虐待儿童不争的事实,他们把别人对他们说的话当作不可侵犯的真理,童年时照顾者告诉他们那些所谓无法改变的性格缺陷,基于此的无意识的默认立场通常会激发自我批评。

3.很难看到扮演受害者的母亲是虐待者
  孩子们将父母的行为正常化,在成年后可能也需要很多年才能明白扮演受害者是一种保持控制和权力的方式,这很矛盾。孩子也有可能认为母亲不仅是痛苦的,而且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受害者,成年后可能会继续感到内疚或共谋。

4. 无法承认或表达自己的需求
  母亲的行为将孩子推入一个严格定义的角色——要么是痛苦的制造者,要么是减轻痛苦的安慰者——因此,对孩子愿望和需求的注意力就被转移了。事实上,孩子对需求的表达可能会遭到抵制甚至惩罚。孩子学会了压抑自己的感情和思想,并与它们脱离,这种情况会持续到成年。

疏远的母亲把自己描绘成成年子女的受害者

  这与积极养育孩子的母亲扮演的被动攻击的角色很不一样,这种情况经常发生。有趣的是,虽然大多数成年子女与父母之间的疏远是由孩子们引起的,但母亲将自己描绘成受害者也发生在她开始断开联系的时候。与母爱有关的文化神话——所有的女性都是养育者,母爱是本能,所有的母亲都无条件地爱子女——以及圣经戒律,这些强化了社会意愿去谴责子女的不忠和忘恩负义而不是面对母亲的虐待。

  下面的故事很典型,但比一些自称为受害者的人要温和得多。劳拉是一个70岁的寡妇,任何人在遇到她不到一秒,就会很快了解到,她是两个忘恩负义的成年子女的受害者,他们不仅切断了和她的联系,还拒绝让她看望孙子——她会一再告诉你,“毫无理由”。按照她的说法,她是一个杰出的好母亲,她给了子女和孙辈们“一切”。接下来是一份清单,从私立学校,到每个人的待遇和昂贵的度假。最重要的是,她“什么错误也没犯”就受到本应该爱她的两个子女的可怕对待。她坚持说,他们甚至不告诉她为什么不联系她。

  事实是,成年人很少会在没有充分理由的情况下成为孤儿。但是,扮演受害者要比承担导致孩子们逃离的责任容易得多。
八极青岛心理咨询
八极青岛心理咨询中心
地址:青岛市市北区辽阳西路227号
预约热线:13206450119